公司动态

你看这叶子金灿灿,多像那碟海南鸡饭

自媒体

——深夜君




立秋时节清冷始,葵花朝阳盛开时。立秋是个讨人喜欢的骨气,即使南方人知道秋天还未真正到来,可作为秋季第一个骨气,也总算让人有了清冷的盼头,一年走过一半,春夏是闹腾的青葱,秋天是漫天的金黄,就像染了姜黄粉的鸡油饭,就像黄澄澄的鸡,可爱至极。


立秋前一天的夜晚,路过一家茶餐厅,金黄色吊灯把整间房子刷得分外温馨,玻璃窗里人头攒动,食客们或嬉笑聊天,或如有所思看着餐牌,或面无脸色地守候着本身的那份晚餐……夏夜的晚餐,老是集结了一成天的故事。


要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可惜今天没有雨,若是能够看着雨丝顺玻璃窗滑下,雨珠背后的城市,尽是迷幻的光影和弯曲的线条,像极了毕加索勇敢的作品。


“海南鸡饭一份加冻柠茶少冰唔该。”


冻柠茶里柠檬依旧黄得温柔,酸甜适口,微微带涩,碎冰里融合了红茶味道,一口解腻,一口解馋,仿佛让唇齿履历了一番浸礼,正襟端坐,迎接海南鸡饭。



泰国的海南鸡饭的鸡会去骨,省去食客挑骨头的懊恼,一口一块肉,,嫩滑清香,别有风味。而中国人首倡“有骨落地”,啖肉之美以外还能有吮骨之香,也是讲究得紧。鸡肉极嫩,鸡皮顺滑,最妙的是皮肉间的皮冻凝脂,金黄透亮,似琥珀似果冻,呲啦一吸,笋冻般鲜甜,却比素菜多了肉味。


这般成就归功于冰镇。鸡洗净掏空,塞姜葱浸煮,有的店家会在鸡里插放一只勺子,什么讲究,不知道。鸡肉熟后整只泡进冰水之中,在桑拿房里热得舒坦时倏忽遇冷收缩,鸡形不乱,皮滑肉嫩,香气也被锁住,成就了广东人对鸡的最高评价——这只鸡真有鸡味!


小时候岁尾拜神,多有会煮鸡的亲戚前来帮助,一只只去毛洗净在锅里吊三下,三起三落间放掉鸡里的空气,再放在锅中煮熟。还记得那冬日的午后,饭饱小憩,模模糊糊间阳光暖暖地滑进庭院,锅里咕噜噜冒着热气,鸡肉的鲜香漫溢了整间院子,伴着这少有的暖阳,再睡一个午觉也无妨。


世间情动,不外午后暖阳,凝脂明朗,鸡油飘香。


这鸡油可是整道鸡饭里弗成或缺的脚色。鸡饭的喷香和蘸料的惊艳,离不开鸡油的倾情加盟。取鸡腿四周脂肪放入锅中榨油,一起头还叽叽喳喳的鸡油,在高温的折腾下慢慢学会了恬静处世,此时将生米倒入,就着鸡油翻炒,生米爆油之后会更干爽,干的米之后碰到鸡汤和黄姜粉水之后能更充裕接收,米粒更入味。



鸡饭除了鸡油的香之外,还少不了姜黄粉的黄,黄姜数日本冲绳的最好,那边的黄姜携带的姜黄素是一样黄姜的二十倍。有的处所也会将黄姜粉加水滤出,如许的米饭更暖和,而更多处所则是直接将姜黄粉铺在米上。米在加了鸡汤和黄姜粉之后慢慢蒸熟,再放香茅和斑兰叶点缀,香气扑鼻,条理分明,勾人心魄,时间一到,火候刚好,这不只是一碗米饭了,它鸠合了太多的等候,承担了一碗米饭本不应有的压力。


一口米饭一口鸡,厚味而又实在,如斯鲜嫩的鸡肉配上喷香的鸡饭,本应是厚味的极致,不曾想蘸料还能锦上添花。台湾有一家海南鸡饭,姜葱油碟的名气甚至超越了鸡自己。如许鹊巢鸠占,不知道蘸料是怎么想的,也不考虑鸡的感触。


显而易见,姜葱油碟是借鉴了广东人吃鸡的习惯。在新马区域则多是辣酱,泰国酸辣为主,有的处所则直接推出黑酱油、姜蓉和辣酱三碟蘸料!试想一下,一只鸡经受了这么多滋味的陪同,再怎么精良,也死得其所了。


海南鸡饭的泉源也有争议,有说是新加坡国菜,有说是马来西亚原创,天然也有说海南内陆文昌鸡能够作证,鸡哥本身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推出来,当然也不敢问……无论海南鸡饭的泉源是哪里,跟着时代变迁,海南鸡饭成就了海南香港东南亚区域的配合记忆,固然各地味道和服法略有不同。


咏韶说马六甲的海南鸡饭是鸡配饭团,看着这一个个圆滔滔的米团子,黄灿灿的鸡,真教人想起秋天,想起普希金的诗句——“你最可爱,我说时来不及思索。而思索之后,照样如许说。”


 

文 / 蔡浩杰

图片 / 收集

BGM / 立秋 - 筠子





魔法蛋糕是一款很神奇的蛋糕,经由烘焙后会在一个蛋糕里主动分层,呈现出三种分歧状况,,让你一次吃到3种口感,用料做法都很简洁,赶紧试一